佰曦

太太学生党,总是被没收手机,所以更新不稳定,所以,想取关的话就取吧!

【all金】花吐症???不存在的【一发完】

*古早梗花吐症
*ooc严重系列
*不虐,全程甜甜甜
       “金!你还好吗?”紫堂幻看着那个背对着他疯狂咳嗽的金发少年担忧地问道,“真的只是普通感冒吗,你咳得这么厉害,还是去看医生吧!”“没事,紫堂,我们继续去猎杀魔兽吧,我可不能拖大家的后腿,咳咳咳……”金笑着说,可到最后却又咳了起来。“金,你个笨蛋!你现在这样不爱护自己的身体才是真正的拖后腿呢!”凯莉说着叫来了裁判球。裁判球检测了一番后说:“参赛者金身体并没有任何问题,相反他是十分健康的,比大部分参赛者更加健康。”裁判球还没说完,金就又咳了起来,接着几片带着血的白色的蔷薇花瓣飘了下来。这时不光是凯莉,紫堂幻,连金自己都懵逼了。“这这这……”裁判球无机质的电子音也颤抖了起来,“这不会是花吐症吧?(ŎдŎ;)”“花吐症?那是什么?”金问道,还是一副阳光开朗的样子,他没有注意到凯莉听到那三个字后突然晦暗的神色。“花吐症……”小裁判球还未说完便被凯莉打断了,“花吐症就是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化解之法为与所暗恋之人接吻,一起吐出花朵后痊愈。所以,金,你喜欢谁?如果不治好的话,可是真的会死的!”凯莉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把金都吓了一大跳,金打着哈哈说:“凯莉,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现在不就好好的吗?能吃能喝能睡,比之前……”凯莉却打断了他:“金,这次可不是我骗你,或者吓你,这是真的。你可不要想打着哈哈混过去,我可不希望你死。”金这时也不得不严肃起来,他想了想,不久却嘶吼着蹲了下来:“我怎么知道我喜欢谁啊?”这时,紫堂幻说:“你想想,你有没有想要独占一个人,让他眼里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看见他和别人说话会吃醋,会不开心,还有……”“紫堂!!!没有,怎么可能会有,要是有的话,我也不会这么烦恼了!”金已经方了,但慌乱的金并没有发现紫堂幻越来越黑沉的脸色在他这一句话后突然好转,然后愈加黑沉。“好了,紫堂,凯莉,今天也不早了,我们就不刷积分了,我们去休息吧!”金又回到了开始阳光开朗的样子。紫堂幻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也只是张了张嘴,并没有说什么。

       次日,不知是谁(凯莉:计划通√不用谢我)告诉了金的后攻们金得了花吐症的事。于是……

          格瑞:什么?你的意思是金有了喜欢的人?我的大刀(烈斩)早已饥渴难耐。(烈斩:我好像又绿了几分。)

        假的螺丝【划掉】嘉德罗斯:什么?那个渣渣有了喜欢的人?他只能喜欢我,反正他已经是我的皇后了!

        雷没船【被电】雷狮:哦?不管小鬼他喜欢谁,他都只能是我的,他的身体也只能为我而打开。

       卡米尔:金有了喜欢的人吗?我一点都不在意,真的一点都不在意。【和善的微笑】

        安没马【被砍】安迷修:噢!是谁玷污了我的王子殿下?简直不可饶恕,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的!

        于是,当我们的小天使起床后就看见了这么一个诡异的画面:格瑞,嘉德罗斯,雷狮,卡米尔,安迷修和紫堂幻在小天使房间外齐齐对峙的局面。格瑞和嘉德罗斯,雷狮和安迷修眼看就要开打了,卡米尔和紫堂幻齐齐围观,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小天使推开了门……“格瑞,紫堂,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金就是再迟钝也看出了不对劲。嘉德罗斯一听金只叫了格瑞十分地不开心,于是他决定了一件大事:“格瑞,我们来打一架吧!”接着,他一大罗神通棍便捅了下去,格瑞一闪便祭出了绿得发亮的烈斩抵挡。“你们给我住手!”金作为一个新世纪的五好青年,看见他们在他房间门口打,感到十分的生气,这一情绪激动吧,就激烈地咳了起来,一两朵带血的白蔷薇便飘了下来。这一下子,吓到了这位九岁儿童,而金的后攻们则纷纷涌过来照顾金。“果然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啊,小鬼,你到底喜欢谁啊?”雷狮问道。“我不知道。”金的眼角还带着咳出来的泪水,嘴角也还有星星点点的血。“金认识的人应该都在这儿吧,那就都亲金一下吧,总不能让金死吧!”紫堂幻提议道。【紫堂幻:才没有私心呢!】“渣渣就是麻烦!”嘉德罗斯表示先下手为强,于是一片温润堵住了金的唇,金感到十分的震惊,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呢,你们怎么就决定了这么奇怪的事情。不自觉的,金的嘴因为震惊微微张开,嘉德罗斯的舌便乘虚而入,与金的舌便纠缠了起来。这时,金感到喉间有什么涌了出来,接着,嘉德罗斯和金便一起吐出了两朵白蔷薇。“诶!!!所以说,我我我,我喜欢嘉德罗斯?”金感觉世界玄幻了,我明明一直是讨厌他的啊!格瑞脸都黑了,雷狮开始漏电了,连小天使紫堂都黑了!雷狮一把把金拽了过来,吻住了他,之后也一起吐出了两朵白蔷薇,“难道说,小鬼,你也喜欢我?”雷狮没想到竟然有这么一个意外之喜,而金的脸红得像猴屁股一样,感到十分的羞愧,我竟然是这样一个朝三暮四的人吗?而格瑞的脸更黑了,黑气都已经具象化了!紫堂幻却一语惊醒梦中人:“金,,,你不会,,,喜欢我们每一个人吧?”金的脸更红了:“我,,,我不知道,在我心中你们的地位都是一样的。”紫堂幻要求并不高,只希望能在金心中有个位置就好了,因为他知道金实在是太受欢迎了,所以这果然是一个意外之喜啊!格瑞的脸稍微好看了一点,因为他知道金的心中有自己的位置,但是他希望金是自己一个人的,可是现在是不可能了,他也不希望金难过啊!“那么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治治金的花,吐,症,呢!”雷狮说着便对金上下其手。

         白蔷薇——纯洁的爱情

        【可怜的小天使,明天还能下床吗?意思意思,心疼一下小天使的腰?】
      

相思灯

【还是中秋3000斗灯的梗】【小学生文笔,不喜误入】【玻璃糖】

小短篇,一章完

        是夜,月色朦朦胧胧地撒在大地上,原本华贵的庙宇只剩下了一片废墟,一个少年倒在废墟中,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忽然,少年仰天大笑起来,笑声在宁静的夜里显得那样突兀。“殿下,可是我不想忘掉你啊,我只是想留下你存在过的痕迹而已,可是我居然连这个都做不到吗……”少年低声地说道,像是给自己说,又像是给另一个人说的。过了一会儿,少年站了起来,蹒跚地走了。
        “诶!你们知道吗?烔炉山里出来了一个新的鬼王,一出来就打了不少神官的脸,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以后看见了,一定得小心点,免得顶撞了别人,说不定,以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一群女鬼坐在一起絮絮叨叨。现在,那神殿里的少年已经长大了,成为了一介人人谈之色变的鬼王,号称“血雨探花”花城。可是,曾经的太子悦神却不复存在了。“殿下,现在我可以保护你了,可以站在你身边了,可是我却把你弄丢了,我该怎么办呢?”花城对着手上的银蝶自言自语,“不,你会回来的,他们这些神官不是喜欢中秋斗灯吗?那我就要让殿下你拔得头筹。所以,殿下……你快回来……好不好?”花城少见得漏出他的脆弱,而下一刻,他又是那个让人看不穿的血雨探花。于是,白日里,他便忙着建立自己的势力,而在夜里,他却在微弱的灯光下编灯,每一天,都有一个,刚开始的时候,编的花灯都不好看,便毁了重做,给殿下的,一定要是最好的。后来,鬼市建起来了,花灯和道观也有了,可那个人,还是没有出现。所以,殿下啊,你到底在哪儿啊,你为什么还不回来?直到,那一天,穿着新娘服装的他出现了,当牵上了他的手,花城才觉得自己的心才又活了过来。
        【哥哥,你可知道这一盏盏的花灯可都是我对你的思念啊!】花城在心里道。“匆匆落成,草率不周之处颇多,哥哥海涵。”